我在地铁的二三事

运营企业 孙小黠 2013年5月,我成为了地铁的一份子。那时的我,在火车站实习,24小时都会遇到老外,一次跟一对老外说明软卧和硬卧花了点时间,后面等着排队的乘客都惹火了,这对老外商量半天却执意只要价格最便宜即可,这件事给我很深的印象,它告诉我说话要简洁明了。不需要什么soft-seat,hard-seat,或hard sleeper,soft berth的来一通先容,问清原因,要最便宜的票直接推荐standing ticket不是就完事了么。

回到了地铁倒是很少遇到老外,一次一高个女的出不了闸机,拿着单程票来客服中心,一看是超程,我刚想说她的票已经under fare,需要make up the balance时,还没开口她已在掏钱包了。老外比较熟悉地铁这一套是事实,所以,直接来两个词one yuan,一旁同事都听笑了。

上个月在网上看到昆明一所中学学生拉练走路40公里的图文,看到那些学生苦不堪言的表情,我想,比起大家站台岗来这还不是小菜一碟么?2014年大年三十,白班,第一次没在家过年,滋味是不好受,2015年算最好的了,是三十夜出回家过年,初一赶早回来。但想来很多工作也一样需要坚守岗位,工作是平凡,但工作本来就是平凡的,能把平凡的工作做好也是不平凡的。老师的一句话可能会影响一个学生的未来,同样的,在地铁一句话可能会受到乘客的投诉或者表扬。没有什么工作是真正好干的,能在一份工作上做好,干其他工作同样也能做好。

不久前在车站一个乘客下车急匆匆过来满脸严肃地跟我说,她在上车时看到一个带小孩的乘客在车门要关闭时还要抢着上车,被站台岗及时劝阻,但那乘客情绪很激动并且说要投诉,她决定把电话号码留给大家,她愿意作证证明那名站台岗只是在履行工作职责,看着她一脸正气略带焦急的神色,我很想说:谢谢!好人。只不过后两个字只在心里说了一遍。

在车站每天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有快乐的时候,因为你帮助了别人。当然也有委屈的时候,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情绪。当然做站务员就是力所能及的帮助乘客做一些引导性质的工作,做的对了,但愿听到谢谢,做的错了,也甘愿说声对不起。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